给姑娘的信

展信佳。

说着要给你写信的,这个事情应该是在期末考试前答应你的。当时的自己还觉得应该回了家没多久就可以提笔写信然后寄给你。无奈自己的性子,回到了家就有了脾性,贪玩懒惰浮躁很多不好的东西像打开一瓶被摇过后的碳酸饮料来不及反省就一下子全涌了出来。

嗯。跟你写信想展现的可不是这样在家堕落的自己。还记得我有次微信跟你描述我在家里的样子吗?“我在家里最喜欢的地方就是自己电脑 因为在家里有熬夜的习惯 没什么事情 但还是习惯熬夜到深夜 有时候爸妈睡着了 家里安静到仿佛可以听见明早初阳穿过薄云的破空声 自个端上一杯热饮 坐在电脑椅上打转 心里很静 夜里很暖”。现在的我只留了客厅的壁灯,窝在沙发上用笔记本敲字,房间很安静,只能听到自己敲键盘的声音,或窗外深夜里偶有的汽车鸣笛。回来也有些日子了,但今儿能这样静下来却是头一回。我自己没有先用笔纸写给你的信,莫怪便是。

姑娘啊,姑娘。这个名字其实让我最开始想起的是我初三毕业那会儿,在一个论坛里写了一部短篇小说,也就3000字左右。然后结识了一群喜欢文艺的人儿,年龄有大有小,但人都挺好。里面有个北京女孩,单单,喜欢被人叫姑娘。因为是副版主,当时我第一次在网络上发东西,没有一点排版经验,她加了我Q,得我允许后帮我调整,后来在群里经常互动,说话挺小女生的那种可爱,但文字细腻动人。因为年龄相差不大,聊天没有代沟,自然也熟络了起来。我知道了很多她的事情,她一直喜欢一个叫石灰的大叔,也是论坛里的,她日志里的所有碎碎念全是关于他的,也听说过她也自己坐火车去找过石灰。不过,我当时听到的时候,她已经喜欢石灰有一两年了,直到后来这个论坛没落,我还是没有听说姑娘跟石灰成了。姑娘她是个话唠,石灰被她一直念着,感觉像是她怕这种感情的不确定所以需要时刻的念叨提醒自己这种存在感。当然这些只是自己猜测罢了。还忘记说了,那个论坛的名字叫蔓延。

再说一个小情节,是自己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老妈每天都会给我一块钱,当时我一点都不舍得去买学校外面各种好吃的零食,我会好好存起来。这样每一周我就会存到七块钱,到了第二周的星期一,我就会很早的去上学,在校门外的右边第二个巷子路口的超市里买走一块收银台第三个零食小架上摆的德芙巧克力。继而在早读之后,我会假装路过她的桌子将巧克力放在桌子右上角,然后小跑着出教室去上厕所。那时候的女孩比我们高,比我们成熟,我一直在她面前都有自卑的感觉,以至于到了现在我面对自己喜欢的女生都会产生这样的心理。但是我一直对表白这种事情从来不会畏惧,六年级上学期的一个晚上,我表白成功。激动得睡不着,甚至害怕明儿去见她。六年级下学期毕业后三天,她上了飞机去了汕头,跟我说了三年之约,初中毕业,等她回来再在一起。期间平平淡淡接近一年的时间,我们大多的对话都是通过短信或者QQ,我害怕;我们没有牵过手,我们没有拥抱过,我们没有一次约会,我们有唯一的合照就是毕业照,我站在最后一排的最左边,她站在第二排的最右边,我面无表情的看着镜头,她笑起来的酒窝很可爱。

其实这段感情自己很少去回忆的,小学的时候过家家的怎么叫恋爱。可是,有时候我觉得那个时候男孩单纯的欢喜与渴望,简单的心动可轻易感知,纯真的爱恋无所奢求,着实可贵,男孩曾经喜欢过她,她一直就坐在他的左后方。

前面说了些自己的故事,平常自己没有那么多耐心和心思去写。有一次自己乱想就偶然发现“噢,怎么突然跟你那么熟了”,和你相知相遇到相识我觉得一点刻意都没有,所以才会发出那种感叹,但是自己却是欢喜不行,这种没有刻意为之得到的感情就像是突然找到了忘记没有打开的礼物盒,发现里面的东西自己喜欢的不行。

就是这种久别重逢的感觉,并非一见如故。

给宽宽

一:

自己收到你发给我信息的时候,我还没有睡觉,当然也没有像你说的那么敬业地在看他们发给我的竞聘报告。是刚好跟室友看完了跑男,周主席微信跟我聊科联的一二三。几个小时之前,是在跟排球队的一起吃饭喝酒,在KTV的时候是把他们的竞聘报告都看了一遍。自己熬不起夜,陪他们到23点后就起身回宿舍,回来的路上偶遇自己的网球师父——他是光电跟我同届,大一第一次上体育课认识就一直联系着。

果然自己讲故事的能力真的差太多。前面的只是一些关于自己的琐事,突然发现一些关系随其自然发展起来反而比刻意经营要长久和舒适。我的大一一年,有两位我很想一直长久下去的朋友,到现在一个相见都觉尴尬不如陌路,另一个打个照面就招呼彼此都明白这个关系的温度早已到达零下。不过他们两个也足够在以后会让我记着一阵子了,自己总有作的成分在里面,明知道他们就类似已经插在自己心上的刀子,自己却还要每每回忆一点一点的推进它。我把这个称为人的贱性。也不明白这样去自找伤害到底是急于想要获得什么,不过还好,自己之于很多事情一旦想不透彻就会在暂且抛在脑后,去找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消磨。

一个他告诉我,从来没有遇见过和我一样看不清自己的人还是说像我一样的人都一样背着壳不让人看见,我们自以为善于为伪装容易歆羨,喜欢新鲜还怕孤独,享受寂寞又追求爱情,在热烈的后一秒是哭得不知所措,总是做很多觉得值得去付出的事然后又莫名的忏悔,自省的分度永远高于践行的精度,光鲜外表腐烂内心,爱面子爱到面红耳赤,把模仿吸收变成本能,把一个人活生生拆分成很多很多分别展示给对应的同类。他一下说中自己的软肋,你能想象当时自己有多语塞。直到最后眼看关系破裂却也无能为力,自己也只能告诉自己义无反顾地去信任,就要承受无条件的伤害。这些看上去真的像是弱者给自己找的一个又一个好听的借口。

有些人在你面前时,你很难说一声谢谢。然而他们离开之后,你却有千言万语想说给自己听,或者也希望,有一天他能够看见。突然又矫情了。

二:

宽宽明白很多,懂得很多道理,其实也没必要我在这里老生常谈,你能他人一提就明白。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从来没有质疑过你的能力,很多事情交给你放心你一定是可以办成,佩服你的强大。不过越强大的人他内心的柔弱就会比他人更加敏感,攒着越紧反而愈加害怕。初见就欢喜你,是心觉你的气场与我高中那位才女特别相似,她有那种独特的决心与气魄,跟她为班级写诗朗诵,听她讲韩寒,分享某部电影的自我理解,自己常常暗自佩服,内心紧张到及其希望对方认可。不过我也看到过她在自己面前哭得像个孩子。我也不明白,很多时候都会拿你与她类比,盖莫自己总很难在彼此对峙中流畅顺利的交谈,往往陷入语塞,都是通过笔纸亦或网络工具才能将自己的思路与想法诠释清楚吧。所以你也看到了三哥他不明白要如何用词句正确表达的时候了吧。

我们也明白对你的高期望这样的病态,浑然忘记了你也是一个姑娘,也是一个学妹,对你的能力与不明白该教给你什么这样的茫然,对你也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但是许多事情跟能力没有关系,只跟阅历有关,所有该经历的东西终究会亲自经历,遇到的苦恼麻烦一个都不会少。姑娘都会有任性,索求,认可,信任,所以我依旧记得你因我试探的短信冲我们吼的那晚。不过恰好也让我们明白了,你其实也是一个小女生。

听闻你在红岩那边不顺,又不好厚颜无耻再回头去竞选项管。其实啊这个世界上你要做一件事情,会有人泼冷水。你做成了一件事情,会有人唱反调。你做好了一件事情,会有人说你靠运气。碌碌无为者最安全,无所事事者爱嘲笑。前面风景正好,要做的,就是埋头赶路,把嘲笑和质疑丢在风里。

好像在生日写这些有点奇怪,不过我仅仅是想宽宽能够得到你理应的东西,更希望宽宽能够发更大的光,介意了太多,还不如撒开了手了去做。

三:

十九岁的宽宽,十九岁的小排球,生日快乐。

虽然三哥很多时候没有那么主动的表现关心,但是你做的每件大的事情,偶尔的小心情,他都会关注而且记得。并且希望宽宽能够更加乐观,生活确实有很多无奈,和不敬人意。

这个世界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美好,但也没有他们说得那么糟糕。

最后这句话我自己很喜欢,赠与你:

天下唯庸人无咎无誉,不要怕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