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1. 01/06

第一周,大家好像还沉浸在前不久跨年的热闹中,自己对于这次跨年故事是写在了一条私密朋友圈里。但也会在下周跟「要不然FM」朋友们录电台的时候,隐藏时间说出这个故事。

周五在罗森买了啤酒和烧酒,在家和 wx 看着声入人心,兑着烧啤喝酒,意外好喝,所以不自觉喝了很多。到后面是真的有点醉,送朋友回去是凌晨2点,半夜自己还吐了酒,第一次感受到胃底里的难受,可能是太久没有喝酒了,又加上烧酒能带给平常啤酒更高的度数和可能化学作用的微甜。但,宿醉是真的不好,第二天一个人点外卖吃饭的时候,真的蛮想哭,情绪这野兽很会趁着你不注意的空隙钻出来肆意妄为。

下午出去见了电台的朋友,一起吃了小辉哥,也聊了后面电台的发展,其实大家都很认真的在做这件事情,自己也有了心理准备。

周日睡了自然醒,到公司把博客整理了一番,其实是隐藏了之前写的关于技术的文章,只留下了很久以前的年终总结和给老友写的话,直面黑历史,不是很怕别人去翻阅,因为我清楚知道,我那个时候确实是这样想的。

对了,我想认真对待自己拍过的照片,修过的图,准备还是会放在另外一个地方进行存储备份。

2. 01/13

其实这周白天忙碌工作,回到家两把游戏睡觉,没有时间和耐心想去说话。推特即刻之类都没有怎么发,果然生活只要单调一点,不会有什么牢骚。周五晚上抽空去把电台录制了,自己表达确实挺差的,很多语气助词,sl说我应该需要说话更大胆一点,一旦小心了,就容易啰嗦,听众会觉得厌烦。是自己的一个缺点吧,文字给我更多思考,所以逻辑和词语我可以多次斟酌,说话是不可以的,就借这个机会暴露出来,好好修正吧。

因为业务紧,周六过来加班了一天,效率是真的高,大概是因为人少,没有人会过来打扰你同时很安静,又加上目的很明确。

周日去参加了一个即友组织的一个扫街活动,其实是想把自己丢出去社交而已。从甜爱路一直走到北外滩,挺不错的路线,有潜入一个快到长春路(?)附近的弄堂,特别干净,外面都是挂着洗好的衣物,风吹着,带着干净的味道,当时在那里待了好久。一起扫街乱走的话,两双眼睛还是很容易发现很多值得拍的东西,但有一张特别喜欢,有阳光,有笑容,所以这一天值得了。

3. 01/20

时间其实大部分被需求填满,恰好分到了一个有点工作量的需求,心力基本上是在开发和与产品沟通细节方面。很久没有阅读,回到家只想给自己时间娱乐,玩游戏看剧,周末贪睡,要不是周日阳光正好,还挺有可能都宅在了家里。

最近的状态其实有点迷糊,就像自己在推里写的「客观上是新鲜发生的事情,但会觉得像以前发生过一样」,会不会是自己开始对周遭的变化变得漠然,也可能是年终综合征hhh。

还有最近其实挺能明白自己求而不得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考量,蛮横得要求别人满足你的需求,真的是人的野性。
去讲述之后,是一种自我治愈,在过程中复盘关键节点中自己的想法,是一个反思的过程,也是抛出问题的方式。

这周我看到的有意思的东西:

这周周末上海的阳光:

4. 01/27

周二的时候收到了大熊微信,因为之前说过要跟他约酒的计划,他提议周三,mid of a week 。这次跟以前约酒不一样,自己提议带上18年觉得有意义的物什,然后再分享故事。约在了 NEO 喝酒,能被我记得名字的酒不多,那里的驯鹿我很喜欢,再者还推荐 Homeless 的八十号当铺,其他地方我更多只会安全性地点杯长岛冰茶。
我们聊了王阳明的知行合一,聊了一些生活态度和祝福对方在19年能成长进步。他带来的物什是在旅行中偶然被赠与的,意义在于恰好缘分的分享吧。我是把自己的蓝牙音响带来了,它对于我的意义是开始重视音乐和它带来的力量,明白耳朵也是需要营养的。但声音,我能体会的还是差太多。

这周还喝了一次酒,是在周六。说来也是意外,跟区长聊着突然就约上了酒局,周六一起吃晚饭然后再去喝酒。吃饭我选了一家在愚园路只做鳗鱼饭的小店,挺日本的,让我想起在札幌的拉面馆。
来之前,其实还想过跟区长能聊什么呢,毕竟只是在社交网络上眼熟这个id而已,结果见面其实挺自然的,说话也自然,虽然大家都有犯傻:我在吃饭的时候,以为桌子上是我的手机,就碰了一下,结果很尴尬被隔壁客人一把抓住;区长也在喝酒的时候,没有注意举杯方式,洒了点在牛仔裤。
我们走在长乐路,晚风冰凉,这确实是我冬天不愿出门的原因,但区长一句,冬天还是得做点什么事情,不然回忆起会发现,那个冬天什么也没有。
真得好好像个年轻人,保持热情和精力。
我觉得,还会跟区长喝酒,或者应该说我自己想要再和区长喝酒。

周日,睡到自然醒,去公司拿了电脑回家去剪辑播客的音频,但不想辜负夕阳,回到家立马拿了滑板出门去江湾,遇到一个轮滑的爷爷,看我拿着相机,就跟我说,小伙子,帮我拍个照呗。我连说好呀。特别和善,喜欢面对镜头会微笑的人。

晚上在家,一直剪音频到很晚,并且没有剪好,做好一件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轻松。

本周阅读:

二月

1. 02/10

家确实很温暖,家里的床舒服,沙发舒服,啥也不用想,也没有任何需要操心的事情,开长途回老家见亲戚长辈,然后说很多话,听长辈聊以前的事情,摸小孩子的头,今年又长高了多少。

还是在路上的时间居多,高速路上尾灯的红,路灯的黄,还有天空半明半暗云,这些都是高速路上被赠与的美好,对我来说,在驾驶位上,只能从这些事物来感受时间的流逝,当然还有因为紧张用力握着方向盘会酸疼的手。

我去了永川,在那里待了一晚上。
喝了两场酒,喝到夜里。很久没有像这样放开了喝,三件啤酒和两桶煮啤,是因为特别开心才会这样的,不然早就不胜酒力大家随意。

宿醉之后刚醒时是最糟糕的了,饥饿感,胃的疼痛和嗓子的干渴,会让自己觉得仿佛一具木乃伊。脑子里清楚明白,身体酸懒无力,起不来,瘫在床上。而且,还下起了雨。

在离开家的时候,才知道楼栋是可以去顶楼的,可惜带回来的三脚架根本没有拿出来拍拍风景。过年像是一场暂停休息,暂歇后长舒一口气,起身继续奔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