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1. 01/06

第一周,大家好像还沉浸在前不久跨年的热闹中,自己对于这次跨年故事是写在了一条私密朋友圈里。但也会在下周跟「要不然FM」朋友们录电台的时候,隐藏时间说出这个故事。

周五在罗森买了啤酒和烧酒,在家和 wx 看着声入人心,兑着烧啤喝酒,意外好喝,所以不自觉喝了很多。到后面是真的有点醉,送朋友回去是凌晨2点,半夜自己还吐了酒,第一次感受到胃底里的难受,可能是太久没有喝酒了,又加上烧酒能带给平常啤酒更高的度数和可能化学作用的微甜。但,宿醉是真的不好,第二天一个人点外卖吃饭的时候,真的蛮想哭,情绪这野兽很会趁着你不注意的空隙钻出来肆意妄为。

下午出去见了电台的朋友,一起吃了小辉哥,也聊了后面电台的发展,其实大家都很认真的在做这件事情,自己也有了心理准备。

周日睡了自然醒,到公司把博客整理了一番,其实是隐藏了之前写的关于技术的文章,只留下了很久以前的年终总结和给老友写的话,直面黑历史,不是很怕别人去翻阅,因为我清楚知道,我那个时候确实是这样想的。

对了,我想认真对待自己拍过的照片,修过的图,准备还是会放在另外一个地方进行存储备份。

2. 01/13

其实这周白天忙碌工作,回到家两把游戏睡觉,没有时间和耐心想去说话。推特即刻之类都没有怎么发,果然生活只要单调一点,不会有什么牢骚。周五晚上抽空去把电台录制了,自己表达确实挺差的,很多语气助词,sl说我应该需要说话更大胆一点,一旦小心了,就容易啰嗦,听众会觉得厌烦。是自己的一个缺点吧,文字给我更多思考,所以逻辑和词语我可以多次斟酌,说话是不可以的,就借这个机会暴露出来,好好修正吧。

因为业务紧,周六过来加班了一天,效率是真的高,大概是因为人少,没有人会过来打扰你同时很安静,又加上目的很明确。

周日去参加了一个即友组织的一个扫街活动,其实是想把自己丢出去社交而已。从甜爱路一直走到北外滩,挺不错的路线,有潜入一个快到长春路(?)附近的弄堂,特别干净,外面都是挂着洗好的衣物,风吹着,带着干净的味道,当时在那里待了好久。一起扫街乱走的话,两双眼睛还是很容易发现很多值得拍的东西,但有一张特别喜欢,有阳光,有笑容,所以这一天值得了。

3. 01/20

时间其实大部分被需求填满,恰好分到了一个有点工作量的需求,心力基本上是在开发和与产品沟通细节方面。很久没有阅读,回到家只想给自己时间娱乐,玩游戏看剧,周末贪睡,要不是周日阳光正好,还挺有可能都宅在了家里。

最近的状态其实有点迷糊,就像自己在推里写的「客观上是新鲜发生的事情,但会觉得像以前发生过一样」,会不会是自己开始对周遭的变化变得漠然,也可能是年终综合征hhh。

还有最近其实挺能明白自己求而不得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考量,蛮横得要求别人满足你的需求,真的是人的野性。 去讲述之后,是一种自我治愈,在过程中复盘关键节点中自己的想法,是一个反思的过程,也是抛出问题的方式。

这周我看到的有意思的东西:

这周周末上海的阳光:

4. 01/27

周二的时候收到了大熊微信,因为之前说过要跟他约酒的计划,他提议周三,mid of a week 。这次跟以前约酒不一样,自己提议带上18年觉得有意义的物什,然后再分享故事。约在了 NEO 喝酒,能被我记得名字的酒不多,那里的驯鹿我很喜欢,再者还推荐 Homeless 的八十号当铺,其他地方我更多只会安全性地点杯长岛冰茶。 我们聊了王阳明的知行合一,聊了一些生活态度和祝福对方在19年能成长进步。他带来的物什是在旅行中偶然被赠与的,意义在于恰好缘分的分享吧。我是把自己的蓝牙音响带来了,它对于我的意义是开始重视音乐和它带来的力量,明白耳朵也是需要营养的。但声音,我能体会的还是差太多。

这周还喝了一次酒,是在周六。说来也是意外,跟区长聊着突然就约上了酒局,周六一起吃晚饭然后再去喝酒。吃饭我选了一家在愚园路只做鳗鱼饭的小店,挺日本的,让我想起在札幌的拉面馆。

来之前,其实还想过跟区长能聊什么呢,毕竟只是在社交网络上眼熟这个id而已,结果见面其实挺自然的,说话也自然,虽然大家都有犯傻:我在吃饭的时候,以为桌子上是我的手机,就碰了一下,结果很尴尬被隔壁客人一把抓住;区长也在喝酒的时候,没有注意举杯方式,洒了点在牛仔裤。

我们走在长乐路,晚风冰凉,这确实是我冬天不愿出门的原因,但区长一句,冬天还是得做点什么事情,不然回忆起会发现,那个冬天什么也没有。

真得好好像个年轻人,保持热情和精力。 我觉得,还会跟区长喝酒,或者应该说我自己想要再和区长喝酒。

周日,睡到自然醒,去公司拿了电脑回家去剪辑播客的音频,但不想辜负夕阳,回到家立马拿了滑板出门去江湾,遇到一个轮滑的爷爷,看我拿着相机,就跟我说,小伙子,帮我拍个照呗。我连说好呀。特别和善,喜欢面对镜头会微笑的人。

晚上在家,一直剪音频到很晚,并且没有剪好,做好一件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轻松。

本周阅读:

二月

1. 02/10

家确实很温暖,家里的床舒服,沙发舒服,啥也不用想,也没有任何需要操心的事情,开长途回老家见亲戚长辈,然后说很多话,听长辈聊以前的事情,摸小孩子的头,今年又长高了多少。

还是在路上的时间居多,高速路上尾灯的红,路灯的黄,还有天空半明半暗云,这些都是高速路上被赠与的美好,对我来说,在驾驶位上,只能从这些事物来感受时间的流逝,当然还有因为紧张用力握着方向盘会酸疼的手。

我去了永川,在那里待了一晚上。 喝了两场酒,喝到夜里。很久没有像这样放开了喝,三件啤酒和两桶煮啤,是因为特别开心才会这样的,不然早就不胜酒力大家随意。

宿醉之后刚醒时是最糟糕的了,饥饿感,胃的疼痛和嗓子的干渴,会让自己觉得仿佛一具木乃伊。脑子里清楚明白,身体酸懒无力,起不来,瘫在床上。而且,还下起了雨。

在离开家的时候,才知道楼栋是可以去顶楼的,可惜带回来的三脚架根本没有拿出来拍拍风景。过年像是一场暂停休息,暂歇后长舒一口气,起身继续奔赴。

2. 02/17

是回来工作的第一周,需求量在过年前就完成了很多,所以工作上自己的时间比较宽裕。回来后自己也开始早起计划,其实也就是不想再上班迟到,实际也就是比之前提前一个小时起床洗漱而已。

周末还挺充实的,周六跟 itscoder 在人广吃饭,一家白鹿原的餐厅,然后收到了猴哥的喜糖。吃完之后,参加了这期的要不然FM录制,主题是春节回来后的第一周工作,录制挺顺利的,1个多小时就完成,然后排队去吃重庆火锅高老九。因为上海一连下了很久的雨,周末突然停了,我出门就正好拿了相机和三脚架,心里是想好不容易离开五角场拍点东西再回去。一路暴走,宁波路,长治路,九龙路…回到四川北路10号线回家,路过将将好,进去喝了六两(喝了4两左右)荔枝酒和老板送的一碗黄酒。

周日是宅在家收拾屋子,晚上还做了饭,现在可以很顺利的做一两个小菜,青菜炒肉,番茄炒蛋,煎饼之类。家常菜的容错率还真的高,买的菜也新鲜,很难不好吃。下次要学蒸鲈鱼。

越写越流水,就说明这周我没有好好思考。

3. 02/24

说起浪漫,其实初高中的时候还挺对自己想法多,会有新奇并可实现的点子创造惊喜这个能力沾沾自喜的,但其实这些能力还真没机会发挥出来,因为胆怯害怕受伤,没能迈出步子,所以没有啥亲密关系。现在浪漫这么可贵,是因为现在什么都很快吧,连动点小心思的时间都舍不得。

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你真正想要做的是什么?木匠。我这个回答每次都很肯定,我喜欢时间酝酿出来的东西,但这类总被贴上文艺的标签,文艺也是被互联网玷污的词。在工艺成形之前,需要用不同型号的砂纸打磨,从粗到精细粒度,到最后上蜡,这个过程自己特别享受,是慢并沉浸下来的时间。

「浪漫和可爱」是现在对人的最高评价。


19年是我把自己丢出去社交的一年。不会再惧怕陌生人的见面交流,当面说话比起单纯文字来说更多元,我会接受到对方的语气,语调,神态,还有周遭环境,画面感更让我能记忆清楚和更大的回味空间。自卑这点是真的逃不掉,虽然我跟朋友说过几次,但对方都是一脸不可思议,我也不好再重复,自身心理活动自己清楚就好,不需要去得到认可。

有了小爱同学后,我比之前回家多了几句话:

  • 小爱同学,播放我喜欢的音乐
  • 小爱同学,天气如何
  • 小爱同学,闭嘴

「世界上有太多孤独的人害怕先踏出第一步。」—— 《绿皮书》

下周见。

三月

1. 03/03

最近在看《斯通纳》,这本是问区长推荐的,进度缓慢,估计还得一个月才能看完,但哪天心血来潮,一口气读完也说不定。其实国外的小说,对我来说,一个很大的障碍是名字——我很讨厌去记,能记住一个主角名就谢天谢地,其他角色是靠跟主角的关系来记忆。

还有,这周两个女性同学跟我提起了「沉没成本」这个词,我晚上回家就打开电脑在维基百科查了下大概,之后放在扩展阅读里叭。对了,我还提醒了偶像在春天的时候,更新公众号。我喜欢偶像的文字,从大学认识她开始。随意贴两句话:

  • 「割」,是我觉得听得最疼的词。我把疼痛放大传递给还未感知的人,这不能救命,只是怕大家毫无防备。
  • 如果说上海的梧桐、银杏是穷人的黄金,那一定是没见过郊区大片大片丰收的稻田。

抽了两根烟,一根是周五晚上,室友去看电影,我没有大门钥匙,在单元门门口等着无聊;另一根是周日从哥哥家回来,走在大学路,不文明得边走边抽,风挺大,烟烧得很快。

周末两天很现充,早起出门,然后在外待一整天晚上回家。周六是去录制了电台,这期内容是去翻以往 qq 空间的黑料,其实挺有意思的主题,但我们录制的效果不佳;周日答应了哥哥去他家吃饭,好像有半年没去了吧,张江是挺远的,刚好那天出了太阳,驱车去了西岸看还没有开展的油桶,遇到了一个滑板遛狗的人。回家是坐地铁,然后再步行,常走的有一条,但到了路口想了想,还是绕行去看看将将好,喝杯就再回,路过门口看到人少,立马钻进去,取下 AirPods ,跟老板说1个人。但时间太晚了,他们明儿被包场,所以今儿需要多做准备,有个服务员还记得我,就上次也是一个人在吧台喝酒的,然后给我倒了一杯,我喝完说了声就回家。

最后,我想提一个事情,对我来说是个事情吧。 我取下了左手上带了两年的红绳。

本周阅读:

2. 03/10

这周做了两件跟收藏有关的事情。

  1. 用幕布开始记录这一年我阅读记录(包括书籍,电影,动漫,电视剧)
  2. 使用 clipping.io 同步了 Kindle 的书摘,虽然 Knotes 会更好用一点

把自己所看的影音书籍记录下来还是因为脑子不靠谱,容易忘事,但这些我花过的时间,我不想辜负,记录下来我看到名字总会想起一点东西,再不济,我还有个搜索的关键词。

同步了 Kindle 的书摘后发现真是一个宝藏,复习了好多之前批注的句子,以后会定期进行同步,然后整理到笔记。再顺便一提,我笔记软件换了好多,好像还是觉得你最长打开的你最愿意往里写东西的那个才是最适合你的笔记软件。嗯,我在说 Google Keep,但是最近有点对它失望是没有富文本,我想要做一些小标题还真的没办法,只好依靠一些特殊字符来分割了。

我上周还说可能会一个月才会看完《斯通纳》,真香,周四的时候我读完了这本书。这本书特别普通,没有什么技巧,没有幽默浪漫幸福,只是一本一个普通人的传记——充满无力感的平庸生活值得经历吗?贴一个很好的书评:唯有孤独恒常如新

这周还看了大量影片:

  • 性爱自修室
  • 波西米亚狂想曲
  • 生存家族
  • 爱你,西蒙
  • 血观音

「爱情不是星星和月亮,只是狗屎运」 这句话是出自披着深夜福利外衣但讲述纯爱的《Sex Education》。一个观察,发现近几年涉及 LGBTQ 题材的片子增多,看看奥斯卡里面得奖中的擦边也不少,越来越大众化我觉得是好事情,但我最怕风向如此——拍个片子不管怎样都要扯上这类元素——会导致审美疲劳和没有必要。


周六又去录制电台了,这次是讲被骗的经历,对我而言深刻的是小时候玩一个网游,卖号的时候被骗,虽然没有多少金额,但那个时候对我心灵打击是挺大的,对方很轻易的打碎你的信任,还在上面多踩了几脚,特别难受。但对我而已,并不能因为他一个人这样的举动,让我厌恶陌生人,还是相信大部分人还是善良可爱的,为了会多做的是一件事情是,会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为自己建立防御,免得被骗得太白痴——但这样其实也挺违心的。 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此前提下,最大程度得保持对陌生人的好意。

周日因为有跟人约晚饭,所以没有出远门,在公司跟一个学习小组复习五十音图。之前的我只背了一半也就是平假名,片假名内心抗拒就退缩了,现在还是得两个一起记,那天背好了4排,学习是没有错的。还答应了教他们拍照的原理,自己也会去备备课,讲讲三元素和简单构图吧,虽然我自己也不算什么大师,也在学习。

本周阅读:

关于一个帖子

一分世界最后在 Telegram 频道里发的内容:

本账号从现在起停止更新,现有内容会保存不动。原因:

T. Greer 推特

这不是什么新发现,但是时候知行合一了。

所以,不是停止更新,而是请大家移步《一天世界》博客。今后有话在那里说。

自己去推特原文中阅读了一番,还没有看完,英文阅读和理解我还需要多揣摩才行,我贴了一段原文。

I am going to call the media ecosystem of 2003-2011~ the “old blogosphere,” or OB, for short. There were certain things about the way that landscape functioned that mitigated almost all of the problems Scott discusses in moderating online communities now.

The first important difference is scale.

Tumblr, twitter, reddit, and facebook are aggregators. There purpose is to collect everything you might want to see and put it in one place–not just the content itself, but comments on it. Even reddit, which is the most divvied up of the bunch, works on this same general principle.

Contrast this with the OB. In the OB, you read something because you regularly visited the blog in question or because someone that you regularly read included the blog on their blogroll or included the post or thread in a link round-up.

[…]

扩展阅读:RIP CULTURE WAR THREAD

关于我为什么突然在意记录

「我们常常太忙而没有时间好好聊聊,结果日复一日地过着无聊的生活,单调乏味的日子让人几年后想起来不禁怀疑,究竟自己是怎么过的,而时间已悄悄溜走了。现在我们的确空下来了,我想谈一些我自己觉得颇为重要的事。」—— 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

3. 03/17

外出旅游最大兴奋点在购买车票和订酒店的时候,到了要出发的前一天,我开始有各种不愿意出门的想法,就想好好躺在家里休息。驱动自己还是出发的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万一旅途会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呢?其实结果并没有。

  • 晚上出去找酒吧喝酒,三家都没有位置
  • 在市中心区域住了一个快捷酒店,我听隔壁唱歌加聊天到3点
  • 本来是两天周日回,我立马买了周六回上海的票

可能对于我最好的解法:

  • 像之前一样,找家不错的青旅,至少有人说话,还有可打听的事情
  • 不要在晚上做决定,住宿花钱不要省
  • 找个女朋友(当然有点难)

随后我回到上海,周六跟朋友玩游戏到3点,周日中午被室友叫醒后洗衣服,下午3点继续跟朋友战斗到了凌晨2点。得到的收获就是从王者5星到了王者18星。

很虚无的成就。 很放肆地浪费着时间。

最后一提,我恢复了网球。 网球在我看来是一个会放大自己缺点的运动,每次击球我都会进行反思这次自己时机,动作和力道如何。回击球抛物线不漂亮的话,会特别懊恼,再暗自给自己打气,下一次加油。 网球遇到一个好的对手也是幸运,但最后其实你真的只是在跟自己较量。

本周阅读:

4. 03/24

因为上周连续几天的熬夜,这周其实精神状态有点恍惚,感觉耳朵被什么堵住一样,不是很通透。真是一种消耗性的娱乐,突然想到钢炼中贯彻整部的「等价交换 とう か こう かん」原则。

为什么会熬夜玩游戏啊?因为跟朋友一起开着语吹牛逼大杀四方是真的很开心。似乎最近沉迷这样的开心有点过深了,需要跳出来抖一抖,冷静下来。因为快乐不假,但其实是在逃避去一些事情。比如准备 ConstraintLayout 的组内分享;比如好好思考最近看过的电影《特工》《燃烧》《低俗小说》;比如好好规划下清明答应带朋友自驾游。

好像是因为自己「及时行乐」的观念,在有多个待办事情的时候,我的选择总是那个会让自己快乐了才行,也这种快乐也只是前面所说的单纯的娱乐,突然觉得这个观念在「想变更好」的路上是一个很大的障碍,下定决心把「行乐」放在「完成」后,作为一种奖赏!


对了,我在周五的晚上睡不着的时候,终于找到了这段话:

「我很久前就意识到,你是在车站和地铁会跑起来赶那趟车的人,而我则永远保持一个节奏,宁可错过眼前的也不愿变更自己的步伐。但是我始终没有与你提起这一差别。因为我发现,在即将错过你的时候,我也曾跑了起来。」

很久之前在即刻看到别人发的动态,这段话我读了又读,主要是末尾这暧昧的细节是直接击中我很久很久想要表达出来的东西。但这也是代价,因为我每次想到这个感受只会用这个词句进行描述,并且这也不是我自己所想出的。

在刚才我又读了一遍。真好啊,真好。


周六和区长溜达在复兴公园,天气不错,我们坐在草地上吹风看着人们玩耍,饭点的时候我最开始看好的是「梅匠小酒馆」,果然我眼光不错,17点开始营业就已经需要等1个半小时了。因为我们19点30分有话剧,就没有等位去吃了一家日料,叫「鱻 xian」,春天吃寿喜锅也很棒。

我们是去看的林奕华的《梁祝的继承者们》,这部剧核心是围绕「我是谁」,听区长说,林奕华很喜欢就一个问题,不断的在剧中提出,这部也是这样。我觉得很有意思,他是特别细腻观察社会的人,会用比较新的梗,也都抓住了当代年轻人内心问题(性别/爱情/艺术/自我)。

一个小Tip,看音乐剧之前可以先听听原声带,避免看剧中死盯着字幕看,错失了演员的肢体和表情。

🎵 梁祝的继承者们-原生带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因为词里几个问句太好了。

你本来就这样安静吗?
你的鞋带都这样绑吗?
我像是一本你会读的书吗?
我们会一起遇见鲸鱼吗?

我们是在聊天吗?
你的沉默是在对我说什么吗?
为什么你看来那么孤单?
难道快乐都是短暂的吗?

《为什么我好想告诉他我谁》

本周阅读:

5. 03/31

周二去办理了美签,起来的时间比上班要早,去大使馆的路上内心平静,但为早高峰上班的人群还是皱了下眉,好在天气不错,出地铁站后阳光舒服。 进大使馆,电子设备需要寄存,所以会失去手机一段时间,心里还挺好奇的,现在这么重度依赖手机的人如果没有手机一段时间里无聊的时候会做什么事情呢?陌生人不小心眼神交错,没有办法低头假装刷手机的话会是怎样的形态?人类离不开手机是真的一种病。

周六白天在朋友家录制电台,在闵行挺远的,录制完成后我们去附近的韩国街吃饭,当周围人都是韩国人的时候,你成了少数的瞬间,感觉身置国外。顺便一提,我发现这几周出门都没有带上相机的冲动,虽然上海最近天气真的还不错,阳光明媚。

晚上我跟同事去看了一场话剧,孟京辉的《琥珀》,在这之前我唯一看过的是他《恋爱的犀牛》,都是原班人马加上剧情都是爱情向,听着声音老容易回忆起犀牛的台词和场景。其中让我最有记忆点的台词是这个:

你是否曾经有过刻骨的思念之情,几乎带来肉体的疼痛,把你和周围的一切隔绝,四周的景物变浅变淡,慢慢褪去颜色。有时候你觉得它把你封闭得太厉害了,让你几乎喘不上气来,你会不顾一切地想用针把它刺破,哪怕是扎出一个小孔,至少让你透一口气。奇怪的就是,他既是那根针,又是包裹我的那个口袋。

该剧中男主是心脏移植受益者,而心脏是女主死去未婚夫的,女主带着目的接近男主,随后产生一些的爱恨纠缠。

挺巧合的,看这部剧之前正好看到这条推特流:

提问:如果一个会被紫色石头击倒的八岁小朋友在两年后,长成了不会被同样的小石头击倒的小朋友,那是不是意味着,八岁的她在被那块石头砸中的一瞬间,就已经顺利死掉了?

特修斯之船(The Ship of Theseus),最为古老的思想实验之一。最早出自普鲁塔克的记载。它描述的是一艘可以在海上航行几百年的船,归功于不间断的维修和替换部件。只要一块木板腐烂了,它就会被替换掉,以此类推,直到所有的功能部件都不是最开始的那些了。

问题是,最终产生的这艘船是否还是原来的那艘特修斯之船,还是一艘完全不同的船?如果不是原来的船,那么在什么时候它不再是原来的船了?


我最近在读《东京一年》;最近还在沉迷自走棋;最近我睡得很晚;最近我研究了 MotionLayout 然后在项目里放弃了;最近在 Steam 上买了三个小游戏,我在家里下好了但没有玩;最近我花了两个小时教会了两个同事滑板,他们夸我教的好。

下定决心不沉迷游戏,好好睡觉,多看书,思考然后行动。 我花了 5000 入了 contax t2,一个胶片机。

一时兴起的周记,坚持完了一个季度。 上海的樱花开了好多,在即刻上看到的比往年总和还多。

天暖了。

本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