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1. 04/07

夏天来了。 天气一热我就想斜躺在空调房里,吃着西瓜,听着柴田淳(しばた じゅん)。
但我不知道会不会换成晚上行动,毕竟得做点什么,不然会想不起这个夏天。


原定清明是自驾去周边踏青,但陷入了一些麻烦中:

  • 租车程序的繁琐
  • 不常开车路线选择
  • 到达城市游玩路线
  • 到达城市3人合适住宿选择
  • 以上与坐高铁价格对比

索性作罢,就空出了清明三天,最开始先答应了电台录制的替班,然后下午跟扫街群见面。后来还在一个晚上,一时兴起订了去北京的高铁,是周五晚上7点出发。这次去北京还挺有感触的,接触到了一个北京姐姐,跟政府关系还挺深的具体就不展开了,这次是直面感受了资本的力量。同时还说起了「右小死」——我高中的时候特别沉迷他的《幕后世界》,给当时的我展示了关于游戏的常人看不到的一面。
感叹,越往上走,哪怕以前觉得遥不可及的人,自然会产生交点。

标签。她跟我接触我觉得是因为自己是「即刻员工」这样的标签吧。除开这个,我确实想不到,为什么还能跟这类人接触,或许这样想的我,思想狭隘了点。周六晚上喝酒的时候倒是我好像有提过这类话题,但有点记不清了。

周日去了北京798,见了另外一个即友,他是尤伦斯美术馆的志愿解说员。带我们看了邱志杰的《寰宇全图》展览,以地图形式的思维导图。我特别喜欢的是他在威尼斯双年展中画的《不息》

去一个地方有能陪你带你玩的人,还是挺棒的,收获了蛮多便利和乐趣,还会再认识同样很棒的人,碰撞中,会发现自己的不足,到底还是知识系统的缺失性,对自己喜欢的事情需要有更多的了解和记忆,不能只是观花喊666,样子还挺傻的。

在摄影上花了蛮多时间了,那还是再系统的学习下后期吧。说了好久去学习 Lightroom ,又一个月过去了。再需要学习和研究喜欢的摄影师修图的色调,比滨田英明。
好的,Flag 已经立起来了!


想起一件事情,打网球中网球的质量太容易影响这次打球的体验,因为我疏忽忘记带球,所以租借了球场的球,体验太差了,基本上就没有跟朋友打起来。当然跟我们技术不高也有关系,但质量不好的球只会放大这个缺陷。
在过程中,自己尽可能跑动快一点,思考更多一点去弥补球的问题,也算是一个心态的成长。网球过程中没法去怪罪任何外因,只有自己知道为什么这个球,没有按照自己的想法准确落点。

本周阅读:

  • 吸引力法则
    • 将你所希望的,在思想上转化成你已拥有的状态。

2. 04/14

效率还是有提升,周四即刻的音流项目就完美结束,周五一个突击完成了产品要的首页新页面需求。下班后去理发,本来蓄长发刚好留着这次烫头,但突然有点不想折腾,也就让理发师剪短了。

周六下午是约了朋友拍人像,早上我没有睡懒觉,去菜市场买了午饭用菜,洋葱,肉,鸡蛋和鱼。不过切洋葱的时候,我不小心切到了手指,血流不止(人类就是这样容易自大),特别疼,真是打脸。
去药店买了防水的创口贴后没有特别疼了,就坐公交去鲁迅公园,开始下午的拍摄。因为朋友也是程序员,性格大大咧咧的,沟通上没有什么问题,妹子穿的是暗红色,在公园这种浅色居多背景下不是很好看,所以我们拍的比较少(公园还是推荐白裙子,亮色的穿搭)。后面打车就去 1933 老街坊,这种冷色工业风配暗红还是不错,而且周六天气超级好。
大约拍到5点,是真的饿了也累,朋友请我在一家串串店吃饭叫蜀味芙蓉,味道很正,我拍下了店面,下次会带朋友来吃。

晚上我打开了《创造营》,契机是因为刷B站看到了排在前面迪丽热巴的跳主题曲的视频,想着就去看一眼,结果这个综艺真的很好玩,好好笑,还粉了周震南,扶额感叹,才气太足了。


周日跟小伙伴们驱车去辰山植物园,在 Evcard 上租的共享汽车,我每次使用体验都不是特别好,总会遇到坏车,还好旁边还有一辆。但是自驾游的自由度体验真的太棒了,而且真的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辰山植物园回来后我们还去了西岸,吹了晚风。

这周我还决定了,去美国一定要见到大学朋友,说了想法后咨询了很多关于转机的方式,最终买好了机票,希望顺利!

晚些时候,区长还联系了我,她搬到了世博公园附近,特别兴奋。因为她是个很喜欢公园的姑娘,跟她看过几次话剧后,我也被她影响喜欢去公园放呆,不得不说上海老人的活动真的文雅有趣好多。因为自驾游的经验突然就想起自己可以晚上租车夜游上海,可有拍好多上海的夜色,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区长后,她刚好说她也想过拍隧道,真是不谋而合,心里暗自计划着时日。
对了,最后有邀请我下周去她那里玩。


「无论如何得当一个不乱说话的人,不想恶臭难当。」


最近我没有怎么看书和阅读,因为在学 Lightroom 也在看别人拍人和调色的方式。 从B站上挖到了一个拍糖水的大佬。

3. 04/21

我这周晚上睡觉前才反应过来我被咕咕了两次

  • 周五晚上学长出差来上海,晚上来找我吃饭,他因为被拉着开会到21点,咕咕
  • 周日两个高中同学约饭,其中一个因为比赛事宜,咕咕

但对我心情来说好像没有多大变化,这种有突如其来的事情耽搁确实就是没有办法,自己也没必要牵动无效的情绪——其实好多时候我都是这样安抚自己,事实如此,没法改变,权当无事发生。但是我印象里这种态度和情绪对他人来说会是一根刺肉的针,好像 ex 有跟我争吵过这一点,给她的感觉就是漠然。

最近很多事情一直挂着,没有什么进度,周末也想好好沉下心去推进,但没有丝毫头绪,相反「需求」真的是太简单了,朋友说「佩服产品能把一个 idea 转换成可执行步骤的能力」。
最近烦心的事情是这两件:

  1. Kotlin 系列文章第二篇——函数
  2. ConstraintLayout 组内分享的 Keynote

不过我是相信自己可以完成的,(๑•̀ㅂ•́) ✧。


周六去录制电台,这次提案是我撰写的,关于宠物的一期话题,重点是猫。朋友家还养了一只暹罗,小小的,蓝色眼睛有点像外星人,但是毛发渐灰很高级也可爱。聊宠物真的还挺轻松的,大家或多或少都有输出的空间,录制完毕吃完饭刚好在万象城,恰好可以去买点衣服,这个夏天就当个优衣库男孩叭。

周日整理衣柜,清洗衣服,换了被套,但下午下起了雨。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这种确幸,埋进带着点阳光/香味的被子中,用力呼吸带来的满足和喜悦。

我现在写这段的时候还是开心的。


雨夜在放空,蓝牙音箱用着心动模式放着歌,刚好我点燃了第二根烟,听到了这首高兴的不行《どこへも行かないよ》,这首歌中文意思是「哪里也不去呀」,太适合夏夜,我兴奋地全平台分享,预定了一周的循环。

嘻嘻,就开心。


对了,还想到一件事情,周日我从朋友圈看了三场演唱会,陈绮贞,林俊杰和吴亦凡。
区长是单独把林俊杰的现场发给我的,然后我在思考一件事哦:

你会把演唱会的现场视频分享给谁呢?
这个谁对你来说是怎样的呢?

本周阅读:

  • Neocha-Vsco
  • 你在买机票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 马格南摄影师给摄影新手的建议
    • 要因为热爱而去拍摄,因为那种不得不拍的感觉而去拍摄,为了在过程中得到满足而拍摄。其它的收获——别人的赞誉、报酬——这些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得到,而且是那么的短暂。哪怕你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成功,也不可避免地在一段时间之内受到忽视,没有收入。
    • 拿着相机的时候别想太多理论,也别过分考虑出来的图像。把自我收起来,然后影像会自己找上你。观察你周遭如流水般的生活,你得意识到你所拍摄的图像终将成为你所在的时代的公共历史。
    • 我相信摄影就像一个人会做的其他事一样,是一个人在特定时刻的自我表达:你每一次构图、按下快门的过程实际上都表达了你对周遭世界的看法和观点。

五月

1. 05/12

这段时间的周记可能会被打乱下,白天工作的事情还挺繁琐的,不过慢慢也完成了不少,主要是会影响在「表达」上的精力。因为在日常需求之外,内心里还需要一直惦记着一篇文章的输出和一次组内技术分享,拖着拖着紧接着就是五一假日,这次也排的满满当当,所以一直拖到了今天才开始写之前的记录。

关于「输出」,前段时间即刻跟 muji 合作展览了一个关于城市追光的摄影展览,我们一个同事分享在群里分享了一个观点我在微信里收藏了。

一般来说,活过半辈子的人,大都有一点真切的生活经验,一点独到的见解。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把它写下来,时过境迁,就此湮灭了。也许是至理名言,也许仅仅是无足轻重的一句风趣的插诨,然而积少成多,究竟是我们文化遗产的一项损失。职业文人病在「自我表现」过度,以至于无病呻吟,普通人则表现得不够,闷得慌。

所以这也是我开始坚持用周记的形式,强迫自己去记录生活记录自己的一些思考,同时也是想要保持频率持续输出,这一点对于我人生来说,是特别重要的,哪怕流水账口水话毫无意义。最近也在写技术方面的文章,但过程其实特别痛苦,很早之前自己写技术类的文章,大致思路就是先交代好自己遇到的问题,再一步一步记录下自己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一个线性简单的思路,但目前是需要去讲清楚一个概念,通过文字把这个概念的新颖,复杂转换成可以类比,简单通俗让人易懂,这一点我是需要更多磨练的。


在五一的时候,我去了人生第一个音乐节,是在苏州吴江区的迷笛音乐节,跟朋友在营地搭帐篷,生活条件堪比高中军训,音乐现场大家是真的好热情,直接,怎么说,感觉就是在完全表达自己,我开心,我高兴,我为之疯狂,所以我在这里喊叫,还有蹦跶。跟自己的性格还真的很像,我开心起来也是特别疯,但日常里可能需要酒精催化,我也特别喜欢这样热诚真实的人。迷笛中我听到了一首蛮喜欢的歌,是盘尼西林的《再谈记忆》。我对音乐的感受其实缺乏敏感,鲜有从音乐中获得什么,所以听音乐听哭之类的事情我一般不会发生,这一点其实挺遗憾,可能我大多听歌关心曲调更多,对于歌词像是暂时耳聋。

5 月 3 日晚上我一个日本的朋友跟我通了一个小时多的电话,我跟他在大学中写过,是生命中我会不时回忆起来的人。去跟他建立联系的故事,那时刻的教室的座位和窗户外的阳光,我都记得太清楚,我也特别感恩那时候我的直觉,又或者是人与人本来就存在连接彼此的线,有时候这根线就会绷直,会感受到微薄力量的拉扯,然后引导彼此。
朋友是因为明年毕业,今年此刻刚好是找实习工作的关键时期,遇到一些迷茫和不自信,找我倾诉和寻求慰藉。其实自己这种时刻也会有个想法一直冒出来,深知自己也是不自信且能力一般的人,我哪来的能量去激励身边的朋友,或者说我又有怎样的底气对自己说出的话负责。所以感觉只有真实去聆听和给予自己经验给对方进行参考应该才是最佳方案。对了,他是我身边关系最好也是第一个认识的 gay。

5 月 5 日,开始坐飞机去旧金山,目的是去山景城参加 Google I/O。是人生第一个这么长距离的飞行体验诶。同时我还自主买了去洛杉矶的票,去见一个老朋友。洛杉矶的流浪汉有点多,我的体验其实挺不好的,担心受怕,这也是让我有点不想再来的原因,长时间的飞行,实际城市体验也不怎么好。我在飞机上看了六部电影和一个日剧《三年 A 班》,整个美国之旅的高光时刻是去参观了 Facebook ,屋顶花园的视野是真的太棒了。


周六回国的,倒时差是真的有点痛苦,坚持到晚上9点睡觉,第二天自然醒4点,我在床上磨蹭一会儿,补完了新番,实在睡不着索性起床,整理4月和近期拍的照片,重新修了下区长的图,发现是自己曝光不对的问题,男生还是第一感觉会倾向于暗沉的色调,会不会大多数男孩子还是需要忧郁冷酷的感觉(笑。

本周阅读:

  • As We May Think
  • Hermann Hesse on the Three Types of Readers and the Most Transcendent Form of Reading
  • 真正的技术素养
    • 害不在于有无,而是需要仔细辨析其性质。抖音如何塑造我们的行为,我和我的子女未来希望成为怎样的人,我是否愿意抖音参与自己的人格养成进程,真正的技术素养(tech literacy)只有通过无休止地思考这些问题才能达成。
  • 人与媒介共生
    • 正如假唱未必不道德,假拍也是一样。妳为什么如此介意歌者的声带振动和妳的耳膜振动之间的中介?那个中介,就像微信一样,从来不是中立的。从本体论上说,摄影家的身份也没有任何变化。摄影是关于怎么看的艺术,但缺乏媒介修养的人不会看,在不同的时代,她们总是会变着法子以各种形式追求真实。任何创作都可以被视为和这些人以及她们的真实的斗争。

2. 05/19

这次周记又是拖到了第二周周三才开始写,其实每次回忆上周的做过了什么,印象深刻的每次还是周末做的事情——其实还是因为工作日平平无奇并且精力也全部耗在了上面。 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可能说出来会觉得奇怪,但是在我这里是一件挺重要的事情:「呼吸」。因为有一天,大概是工作太过投入,再者办公室空气不流通,烦闷,我有头昏的趋势,站在窗前大口呼吸了好久才舒缓。注意到我有这个毛病还是去年的事情,也明白了为什么小时候总会奇怪的偶然胸口刺疼。

周六起了大早去录制电台,这期我们讨论的话题是「高考」,我高考其实是失利了,但我真是个乐观的人啊,转眼再也没有思考过这个事情,也可能是在大学中逐渐明白自己的能力在哪里,同时想要做到什么地步。哈哈哈,其实是身边的人比自己优秀太多,每次都是一次打击,自己不乐观,是真的太过煎熬。
下午,朋友约我去看侯曼的电影,我选了《女朋友的男朋友》,这是我第一次看他的电影,这次是在上海有他电影展《人间男女》在上海大光明影院,第一次体验上千人一起看电影,那个影院特别大,观影体验也挺好的,想必是因为大家都是因为热爱侯曼,所以很尊重,没有不太懂基本观影素质的人来。晚上等区长看完伍佰演唱会后,我开车接去滴水湖看日出。稍微有点可惜的是天气不太好,阴天云多,没有看到海上日出,而且还忘记了去东海大桥逛逛,下次再去吧。下次还是得睡一下,疲劳驾驶真的很危险。

周日早上 9 点到家,然后睡到了下午,完全没有心思去做其他事情,好像一直在放空,看了下剧,玩了下游戏,跟人聊天,熬到晚上正常睡觉。

有一两个月没有怎么看书了,给自己立下的一个要求是保证每天 20 页的阅读量,希望能坚持下去吧。

3. 05/26

生活可精彩多了。

我大概是阴差阳错卷入了一段情侣的纠纷,有时候我还在想自己是不是真是闲,但是又感觉这件事情是必然发生的。不过目前努力得到的结果是好的,自己也安心舒了一口气。他们之间的一些细节我还是不写下来了,两个人都不是普通家庭普通成长环境出来的人。

周日是第一次见面,我们去 Helens 喝酒,三扎啤酒,喝到了 2 点过,还挺投机的,所以特别开心说了好多话,准备转下一场的时候,都互相问了对方还行吗,大家都说 ok 的。后来就打车去了一家烧烤店,小 T 其中的那个女生,因为输了游戏,吹了一瓶,后面没多久,我看着她直接就倒下去了,慌了我们,那个时候大家其实都状态很差了,大概 4 点左右了,我跟小 C 先把她抬出店里,我叫了滴滴,准备去小 C 家里。等车的时候,我也有点不行了,大字型躺在街上,旁边小 C 一直对小 T 说着没事,他在。小 T,还一直吐着酒。第一辆车来了,司机看到我们几个醉的样子,就立马跑了,可恶。后面我打了专车,专车司机到了后,也要拒载我们,但我们说不会吐你车上,躺着还是个女孩子,司机心软还是搭了我们回去。

到小区接近 5 点了,我在小区里又吐了一轮,他们两个我叫了半天是醒不过来了,只好跟司机说包下他的车到 10 点,让他们好好休息,醒了后再搬上楼。我也在副驾驶,睡了一觉。

醒过来是接近 9 点的样子,大家都恢复得差不多了,第一次见面我们就这样互相出糗,一身狼狈,衣服上有吐的酒,鞋子膝盖是泥,真的难以想象是这样收尾,但却是真实的。

我恢复的差不多,安顿好了后,我打车回了家,洗漱了一番,在附近药店买了解酒药,还有水果酸奶和一些吃的,再去他家。最后到公司接近 11 点了,点了一个粥,睡到了 1 点半再起来吃的。浑身酸疼还加头疼,坚持工作了一天。


  • 最近会想换个眼镜,再烫发。
  • 《禅与摩托车的维修技术》进度 26%。
  • 端午要去拍人像,是大学的同学,还是有点小紧张,后面需要想想去哪里拍。